菜单

daning

各位读者大家好。这里是亚特区的一档文字类栏目——爱琳生态。

三叶草探索者

2020-5-3 20:54 138 0 0 0 0

守望者阿斯卡与神秘人彼德(中)—爱琳生态番外篇

登陆查看完整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各位读者大家好。这里是玛丽区的一档依旧不著名,最近还开始拖更的文字类栏目——爱琳生态,我是笔者daning。本文创作于2019-04-27

咱们闲言少叙,书接上文。
上文http://www.mabinogi.club/2/1768/

50年的被迫离家,阿斯卡老爷子无依无靠,独自苟活。此番重获自由,自是归心似箭。倾其所能,老爷子尽快的回到了卡普港。回到了那个自己魂牵梦萦的家。老爷子是乘船回卡普的。因为贝尔法斯特的解放,许多曾经的苦力都乘这艘船返回了佑拉大陆。当然此番航程的乘客也不都是苦力。其中一名寡言且独眼孩子,似乎是叫什么安霓可来着,可老爷子总会时不时注意她。远远的看着小姑娘,老爷子总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也许是好心情产生的微妙错觉吧。
26_540328_d4954043f47041ad.png


时光飞逝,转眼间来到了现在的时间点,距贝尔法斯特港解放已经有几年了。这几年里,老爷子当上了港口灯塔的守望人。又因为有些木匠知识,平日里还兼职帮街坊们做些手工活。他自己住在老房子里,当然邻里街坊们已经帮忙把房子重新整修过了。生活条件虽不富裕,但也算温饱。

这天, 本栏目的特约记者筋肉战士,突然接到了老爷子的飞猫传书,说是有要事相求。一听是要事,他不敢耽搁,火速来到了老爷子身边。

只见阿斯卡老爷子一声不吭的坐在灯塔下的椅子上,低着头,看着手里的几封信。攥着信的手青筋突兀,身体不住地颤抖,鼻子出气声也很大。显然老爷子在生气。不,这个形容不准确。老爷子现在的情绪比生气强烈得多。这更像是一种极致的愤怒,包含着深入骨髓的恨意,点缀着一股悠长的愧疚。

究竟是什么会让老爷子的情绪这么复杂?!
是一叠书信。一叠老爷子父母留下来的书信。阿斯卡老爷子回到卡普港已经有些时间了,但他一直没有勇气去收拾了老老爷子和老老太太留下的遗物。就在昨天,老爷子终于鼓起勇气,开始收拾起了二老的遗物。一番挪移,两次归拢,清点再三,四下打量,无一疏漏。老爷子此番可谓把家里的上上下下,大大小小,整理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此间,在老老太太梳妆台右手边第一个抽屉里,发现了一叠老旧的信件。因为翻看的次数太多,信封早已破损,信纸也微微发黄了。带着好奇心,阿斯卡老爷子也将其翻看起来……
26_540328_4a3db1ad7180037.jpg

- 阿斯卡的信件集 -

"我们把阿斯卡寄来的信中,比较重要的内容都另外保存了。 每逢读这些信时,内心就像撕裂一样疼痛。我可怜的孩子......"

<1> 父亲,母亲你们过得还好吗?
多亏了你们上次寄来的5万金币,至少没有让我再挨饿。
谢谢你们。不过,现在这里的情况一直在恶化。
上周装运谷物的海贼船遇到强大风浪,被无情的海水吞没了。
所以,我们的薪水也被减少为一半了。清扫甲板,收拾桅杆和渔网的工作强度丝毫没有减弱,但是肚子却是空空的,实在坚持不下去了。
可怜可怜您唯一的儿子吧,再寄10万金币给我吧。
若是有10万金币,应该可以再维持3个月的。实在不行,5万金币也可以的。省吃俭用的话,应该也能维持2个月吧。
我现在只能期盼,两个月后,海贼们的状况能够有所好转了。

附言 : 不久前,我不小心伤到了腰。虽然伤势不重,但由于平时工作强度太大,导致伤势日益恶化。希望你们能再给我一些治疗用的药草。
-阿斯卡

<2> 父亲,母亲,我爱你们。
多亏了你们,我的腰伤好多了。
现在我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要是能筹到100万金币的话,说不定能有逃出这个鬼地方的机会呢。
接下来,再拿出200~300万金币的话,我就可以脱离奴役的生活,回到故乡了!
求求,求求你们了... 如果你们还爱我,相信无论如何都会凑齐这些钱的。

附言 : 不久前,我找到了一份在厨师工作。但是由于厨房的炊具不齐全,工作起来很不方便。
为了能把第二天的食物按时做好,我不得不准备材料到很晚。
希望你们从敦巴伦的杂货店购买20个炊具寄给我。有时候,我甚至要做准备工作到第二天清晨,实在是挺不住了。
-阿斯卡

<3> 写给雅兰丝
你怎么还是这么不懂事!我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到,维葛林是艾明马恰屈指可数的名门之家,不仅是财产,而且人品也出众。
这么好的人来向你求婚,你还犹豫着什么!?
你不能只想着自己,也要为正过着奴役生活的哥哥考虑一下啊。

刚刚哥哥的语气重了些,对此,我很抱歉。不过,哥哥真的相信,如果你嫁给维葛林的话,一定会幸福的。
希望你能慎重看待此事。

附言 : 父亲,希望您看到这封信后,不要对母亲提及此事。
-阿斯卡

<4> 父亲!我能感觉到死神向我走来的脚步声。
过去几周里,连续的暴风雨,使得我不得不冒着大雨日夜工作。
即使是身体发热,浑身不适,也仍咬紧牙关持续工作着。
他们是不会让我休息的。筹好钱,赶紧交给海贼并离开这里才是我唯一的生路啊。
其实,我也不想这么悲观,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必须面对它。
即便维葛林不愿为我花钱,只要他的父亲能够出面,我相信他应该是会伸出援手的。
千万不要对我不理不睬,求你们了。

我真的很想在有生之年,能够再见父亲一面。所以,希望你们务必为我筹到钱。
-阿斯卡

- 内容结束 -



各位米莱西安,你们了解电信诈骗吗?在通讯如此便利的今天,诈骗还是能够明目张胆的施行。那么在信息沟通并不方便的时代,骗子必定更为猖獗。但无论什么时候,骗子取得成功的原因都很一致。骗子了解对方的心理,知道其软肋在何处。如果将受害者比喻为饥肠辘辘的小老鼠。那么骗子的甜言蜜语和精心布局就是捕鼠夹上的美味,让人明知危险,却无法忽视。
26_540328_1c74a7ed28e0159.jpg

是的,有人冒充了阿斯卡老爷子。并且以此为由,向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进行了毫无人道的诈骗。骗子向无力找回自己失踪儿子的阿斯卡父母,透露了其儿子的假消息。对二老来说,这就好比身陷沼泽时,看到一截浮木,不假思索的便想去抓。然而,这看似浮木的东西,却可能是一只正向他们游来的鳄鱼。

接下来老爷子哽咽着说出了下面的话语:“……有人冒用阿斯卡这个名字威胁了我的父母。……骗走了他们的钱财不说,还害得雅兰丝嫁给了自己不喜欢的人。我现在哪里还有脸面,用阿斯卡这个名字活下去……真的,我真的……”后面的一段话由于其情感决堤,变得无法分辨,只是见到老爷子带着令人心碎的表情,不停的鞠躬。
“筋肉,我求求你,求求你一定,一定要帮我,帮我找出这个骗子。只要是我有的,我都给你。我已经没脸活下去了,但是我的家人还需要公正。我不能让他们,让他们……求求你……”

看到这里,爱琳生态的读者们也必然觉得义愤填膺。笔者在此引用前人的一段话来表达一下我们的感受。

“为什么要给我钱呢,就算不给钱不给经验我也会帮助他的。可是他说把给妹妹准备的礼物都卖了把钱送给我让我帮助他的时候,我的心就像被刀子割一样。我是爱琳的守护者,我不是金钱的守护者。那些可恶的大坏蛋,就算追到世界的尽头,我也要把你们抓住。”——引自百度贴吧>阿斯卡的命运真悲惨>putaojingling所述

老爷子一生一次的请求,我们自然要答应。所以筋肉记者代表我们爱琳生态栏目,接下了这个侦探兼职任务,毕竟找人和挖掘新闻素材是一样的嘛。

那么好的,各位,让我们来瞧瞧手中的线索。通过仔细研读犯罪者伪造的信件,我们发现,除了钱财,犯罪者还向受害人索取了炊具和草药等物品。对于受害者而言,被骗的钱款无疑是其财产损失的绝大部分。但是这笔钱款的流向,我们无法得知,更无从查证。故我们将焦点放在犯罪者索取的物品上,希望在此找寻其蛛丝马迹。而其中草药一类的物品属于低价快销品,其流动量巨大,无论是在频道1敦巴伦的各个摊主处收购,还是在各个大佬农场间穿梭采摘,都很难留下实际痕迹。可见当下,我们唯有从这20套炊具寻求突破。我栏目记者,筋肉战士更是跑遍了佑拉所有杂货铺寻求答案。老天保佑,终于在敦巴伦的杂货店老板沃尔特处得到线索。
26_540328_5a2e8911a17bd39.png

沃尔特:啥——?买——料——理——工——具——?谁——要——刷——料——理——鉴——定——吗?(语速如同树懒)
筋肉记者:不不不,我是想跟您打听一下,很多年前是否有人跟您买过很多的炊具。大概是20套。
沃尔特:我——想——想——?诶——?刚——才——西——蒙——是——不——是——叫——我——了?(语速如同树懒)
筋肉记者:没有,您幻听了。您还是再想想我的问题吧?
沃尔特:诶——?你——刚——才——问——啥——来——着?人——啊——,上——岁——数——了,一——回——头——就——忘——事。(语速如同树懒)
筋肉记者:好吧。我就是问问您,很多年前,有没有人在你这买很多炊具?不是刷完鉴定就扔你门口的那种,而是直接买下全都带走的那种。
沃尔特:谁——啊——?
筋肉记者:我在问您(怒)
沃尔特:哦——对——,是——问——我——呀!我——想——想……(语速如同树懒)
筋肉记者:(急得一直抖腿)
沃尔特:啊——!我——想——起——来——了!有——这——么——个——事——……(语速如同树懒)

………………
…………
……


好了,笔者实在等不了了。从沃尔特口中我们得知,这种情况确实少见,这么多年也就只有卡普的杂货店老板萨巴宁跟他这里进过这么多的货物。
闲言少叙,得知这个消息后记者立刻前往卡普的杂货店确认。

萨巴宁:哟~这位小哥。买碟吗?(小声)咱什么大片都有~(小声)
筋肉记者:有那种的吗?(小声)
萨巴宁:哪种?哦!~~~呵呵呵~小哥你也好这口哇(小声),有有有,你看你看,这是那谁的,这是……(小声)
筋肉记者:哟吼吼~这么多呐~那行吧。回头我一定来~今天我来就是打听个事。(小声)
萨巴宁:合着您不买啊?(大声)那啥都无可奉告。拜拜了您那(nei)~!(超大声)

就是这样,为了情报,没错,是为了情报,我们的筋肉记者乐呵呵的买了好几张。

萨巴宁:20套炊具?你打听这玩意儿干啥?我知道这玩意儿不好卖。那不是彼德搁我这儿订购了一大批嘛~不然我能进这些?啥?彼德是谁?我给你说啊。彼德这爷们儿是真局气,作人太TM仗义了。他就看不得人有困难。真的,这么说吧,当年……
26_540328_e92e16a7e3eb186.jpg

据萨巴宁所说,是这位彼德先生向他订购了这些炊具。而这位彼德先生是位往返佑拉和贝尔法斯特(当时是海贼之巢)的一位商人,是个热心肠的大好人。常年帮助着可怜的阿斯卡家。帮这家人送信,跑关系。而阿斯卡家那拜金的女儿自从嫁入艾明马恰的豪门,就没照顾过她的父母。二老也多亏了这彼德先生的关照。而在二老死后,彼德又不放心阿斯卡家的妹妹,常常去艾明马恰看她。
接着萨巴宁神色暧昧的推荐筋肉记者去卡普的旅店看看,毕竟旅店老板安霓可也是贝尔法斯特人,她应该会更了解彼德这个人。

萨巴宁这老家伙神色古怪的推荐记者去旅店?难道这旅店有什么特殊的……服务?怀着些许的期待,筋肉战士前往了这家卡普港唯一的旅店。

事实上旅店很健全,唯一不理想的地方是酒店里面有很多粗鲁的水手,他们太吵闹了。而旅店的老板安霓可明明是个女子却和这帮大老粗很合得来。

看到元气满满的独眼老板安霓可,我栏目的筋肉记者并未寻问太多无关问题,自报家门后,便几乎直奔彼德的情报。一提到热心的彼德,安霓可先是一惊,接着哈哈大笑,不是开心的那种笑,而是有点嘲讽的笑。当她停止嘲笑后,她说她和彼德不熟。让我们还是去找艾明马恰的富商们了解下这个人。还补充道这些富商和彼德过去有很多的商业往来,彼此臭味相投的很。

后来当她听说我们在为了阿斯卡老爷子寻找当年的骗子时,她拿出了一叠信。她希望我栏目可以代为交给阿斯卡老爷子。当被问及为何不直接交给老爷子时,她略显尴尬的说明道,她曾经也是海盗,所以她的出现可能会让老人家有不好的回忆。

没有一秒的耽搁,我栏目记者筋肉立刻找到阿斯卡老爷子,并把信件们交给了他。在我们的眼前,老爷子颤抖的打开最上面一封信,开始阅读起来。

- 写给阿斯卡的信件集  -

"偶尔读这些信件时,总觉得很有趣。起初只是为了兼职赚点外快的,但怎么也没想到,辛苦赚来的钱,会散发如此苦涩的味道。遗憾的是,阿斯卡的父母已经离世了。但是我还有雅兰丝,穷人永远都不会在乎这些的。"  
<1>  我亲爱的儿子!你离开这里已有10年了。我从彼德那里得知,前不久你伤到了腰。我寄了些白色药草和血红药草给你,都是有助于疗伤的药草。希望你的腰伤能够快点痊愈。
我们仍在和彼德一起在研究,将你救出虎口的方案。若我们再富有一些的话,或许...
彼德说,若想救你出来,还需支付1000万金币的赎金。尽管这十年来,我们省吃俭用,不停地存钱,但也只是存到了100万金币。
不论结果会怎样,我们先让彼德去用这笔钱去通路子了,而且上个月他就已出发。  
但是,据说由于钱还是太少,没有获得实际的进展。
即便有再多困难,我们也不会放弃你的。
你父亲,还有妹妹,我们一切都很好。我永远都爱你,我的儿子。注意保重身体。
-阿拉斯代尔
<2>  我亲爱的阿斯卡,过得还好吗?
没有饿肚子吧?我从彼德处得知,由于近期海贼截获了一艘大货轮,你的生活也好过了些。
虽然,想到那些被掠夺了全部货物的船员时,我会很难过,但是另一面,又想到因此你的生活好过了些,感觉多少有些欣慰。
这回彼德说还需要200万金币,但是真的很抱歉,现在的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而且...  最近你父亲的健康状况一直都不好。
父亲可能要卧病一阵子,若想近几周筹到钱,更是难上加难了。如果我们有足够的钱,一定会把你就出来的,可是......
作为母亲,无法为你做些什么,我感到很惭愧,无地自容。  
也许,这都是源自我前世所犯下的罪孽吧。

瞧我这记性,竟然忘了告诉你雅兰丝的事情。
也许不用多久,你妹妹就会结婚了。
对方是艾明马恰一个叫维葛林的绅士,他到卡普旅游观光时,好像一眼就看上了我们家雅兰丝。最今这几天,维葛林不断地向雅兰丝求婚。  
人我也见过了,虽然岁数有点大,不过为人诚实可靠,我想,应该会善待你妹妹吧...
我问过雅兰丝,心里是怎么想的,可她怎么也不肯说给我这母亲听。
如果雅兰丝肯跟那位绅士结婚的话,相信你需要的200万金币就没问题了...
但是为了这件事情,你父亲最近也时常与我吵架。  
可能,他很在意对方的年龄问题吧。
但我觉得,他可能是由于白发太多了,才有点显老,实际应该是挺年轻的,而且健康。
几天前,维葛林和仆人们一起去钓鱼时,据说掉到了一条4米长的带鱼呢。
他把那条带鱼当做礼物送给了我们,托他的福,父亲虚弱的身体,也多少有了些好转。

总之,你不用太担心家里。至于维葛林和雅兰丝的事情,我想,还是让你的妹妹自己做决定吧。
真是让人不放心啊,年纪也不小了,就算不跟维葛林结婚,也是该找个好人家出嫁的时候了。
彼德要出发了,开始催我们呢。  
那就写到这里吧。我亲爱的阿斯卡,一定要保重身体啊。
-格温莉莲
<3> 呜呜... 哥哥...!!!  
父亲去世了...
近期父亲的健康状况不断恶化,而我却被困在了艾明马恰,直到父亲过世我才有机会回到卡普港口...
我的丈夫维葛林,在慈祥时,就像春天里帕拉鲁照耀下的花朵,然而冷酷时,却像寒意逼人的拉帝卡,甚至比拉帝卡更冰冷无情。
我很奇怪,维葛林为什么如此讨厌我的父亲和彼德呢?只要一提到父亲或彼德的名字,他就会发火,根本没法继续交流下去。

哥哥!难道我这辈子注定要如此生活下去吗?
父亲的离世,让我感觉再也没有了可以依赖的人。
如果哥哥在身边的话,相信你一定会像那晚一样一直守护着我的,是吗?
维葛林很冷淡地告诉我葬礼结束后,要跟他立即回艾明马恰。  
可是我走了,母亲怎么办...
出来的时候,他甚至派了一个所谓'警卫兵'的'监视兵'护送我。
几年不见母亲,她消瘦许多也衰老了许多,看到这些我真不想再回到艾明马恰了......
昨天我抱着母亲不知痛哭了多久,  母亲非常想念哥哥,她说父亲在临终前也念叨着没能最后见你一面...
他嘱咐母亲,虽然他没能在临走前看到儿子,但母亲一定要在有生之年看到哥哥。  
看到母亲那双粗糙的手,心里真的很难受。呜呜...
如果能把母亲带回艾明马恰该有多好啊?
不过,母亲执意要在卡普港口等着你回来,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家门。
虽然我很艰难地向维葛林请求,他才勉强答应了,把母亲接到艾明马恰,但是由于母亲却执意要留在卡普的家里,恐怕很难实现将她接到艾明马恰了。  若不是为了阿列克辛的话,其实我本可以留在卡普港口的...
如果我不在,这孩子可能会被人说成是没有妈妈&的孩子,任人指手画脚吧。
这么大的宅子里,一个人孤零零地,没有真正关心他的人,一定会很孤单的......

对了,哥哥应该还没见过吧?
阿列克辛长的非常可爱!为了能让哥哥看到他的模样,我特地前往塔拉找人画了张肖像画,我会把它一同寄给你的。
  哥哥!我这次通过彼德,寄了10万金币给你,希望哥哥平时能买点好吃的,穿的也能暖一些。
虽然钱不算多,但是这也是我私下背着维葛林,偷偷攒下的钱。他平时看的很紧,所以只攒了这点钱。
不必担心我,也许维葛林只是到了更年期,脾气时常不稳定而已,并非是坏人。
只要不谈及钱的事情,他还是很亲切慈祥的。
前不久,他还买了一件漂亮的连衣裙送给我呢。据说是塔拉一个很有名的裁缝师设计的。
彼德的气色很好,也很健康,这让我很高兴。
我们之间的书信往来,总是要麻烦他,我不知有多感激彼德。我真是,除了感激也不知该说别的什么了  
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答谢他,报答他
母亲那边哥哥也不必太担心,我会安排人照顾他老人家的。  
回到艾明马恰后,我会继续给哥哥写信的,我爱你,哥哥!我们一定会有再相聚的一天!
-雅兰丝  

- 内容结束 -


拿着从安霓可那里得到的信件集,我们现在有了更多的信息和调查方向。神秘的彼德也进入了我们的视野。他到底是否如萨巴宁所说是个老好人?他究竟和骗子有什么关系?老爷子妹妹的下落又是如何?请各位读者继续关注本栏目的后续。
我们爱琳生态栏目在此起誓:一定会把悲剧的真相呈现给各位,尽全力让各个谜题水落石出。
好的,本期爱琳生态到这里就结束了。我是daning,感谢各位读者的阅读。咱们下期再见。

本期最后要鸣谢由永眠合剂制作的洛奇文本电子书,两摞信件的文本全部从中获得,为笔者节省了大量时间,在此再次感谢永眠合剂大佬!


往期节目链接:
http://www.mabinogi.club/2/813/
http://www.mabinogi.club/2/814/
http://www.mabinogi.club/2/815/
http://www.mabinogi.club/2/816/
http://www.mabinogi.club/2/817/
http://www.mabinogi.club/2/818/
http://www.mabinogi.club/2/819/
http://www.mabinogi.club/2/1768/




评分总计 : 1人参与 +10 | 查看全部评分
\(•ㅂ•)/♥+10

Tir na nOg

Mabinogi洛奇玩家基地

联系我们 : mabinogionline@qq.com

帮助中心

举报通道

BUG反馈与建议

私有徽章信息登记

捐助迪尔纳诺

交流群:241182316

Powered by Discuz! , Tir na n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