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末代室长朴雄皙

金东健也就图一乐,真懂洛奇还要看我朴雄皙

三叶草

2020-8-24 20:16 937 8 5 0 0

登陆查看完整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莫兰特

estb_darknight_001_large.gif

根据G25内容,在G3结尾消失踪影后,与特里亚娜去了位于伊利亚鄂鲁克瀑布的祭坛。

莫兰特知道特莉亚纳注定会成为牺牲品而消失,所以一直与她保持距离。也许是在仪式失败后心境有了变化,开始相当重视地对待特莉亚纳。

莫兰特到处收集古代遗物,与给予机会的神(哈米拉斯)进行交易,就是让仪式失败后生命极其有限的特莉亚纳,在名为“马赫转世”的女神枷锁下,可以稍微自由一点。

因为想要消除女神枷锁是不可能的,所以莫兰特献出自己的一切,将这个枷锁强加给其他候选人(米莉亚),并对此感到满足。

莫兰特说,事实上除了特莉亚纳以外什么都没有剩下,所以和神交易的代价就是,现在、还有仍未到来的未来的身体、名字、名誉、过去、力量。
据说可以收回妖精女王的力量、祝福,连名字也可以随意使用。

因此莫兰特告知特莉亚纳,再过不久自己的记忆就会变得模糊了,而特莉亚纳也担心莫兰特是否还能记住自己。G16里莫兰特变成了傀儡也依然记得特莉亚纳。

后来据悉,特莉亚纳不是在痛苦中,而是在自由中迎来的死亡。

总得来说,就是莫兰特说自己逐渐失去意识,暗示会成为神的傀儡。

棒子那边玩家脑补,说通过给予机会的神,把茉莉安也当成操线木偶,在G16中玩了一出堕落的光之英雄鲁拉巴达。
然后又脑补说圆了C4导演说“腹黑安变化很大”的言论,就硬圆。

表面上填补了G16中腹黑安和鲁拉巴达变化过大的设定矛盾,其实就是故意无视一些漏洞找个差不多的逻辑给串上。

莫兰特没拿普莱加赫,因为普莱加赫那把剑在G3就被锁孔打碎了,然后来了个“普莱加赫与历史记叙不同,是没有实体的力量”
埃拉哈婴儿时期和成年后找莫兰特对峙的时间更模糊了,其实就是圆不上。

然后棒子还说莫兰特最后想做什么依然不清楚……有啥好不清楚的,老C1说得明明白白,利用弗魔族让人类知道自己不是世界的中心,最终放下傲慢和贪婪让爱琳变成真正的乐园。


科隆科鲁亚同理,G3说完期待米莱西安让迪尔纳诺成为真正的乐园,G8立马嗝儿屁,然后G24被巴罗尔复活当个工具龙毒打一顿。


特莉亚纳

819101452.jpg

在托尔维斯帮助下探索过去的米莱西安在回忆特莉亚纳的过程中被实体化,与特莉亚纳相遇,还打了几波动物保护她。
在提问“是否仍然讨厌作为弗魔族的自己”后,特莉亚纳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并说如果有可能的话请转告鲁拉里。这时莫兰特过来,米莱西安又被迫回到旁观者的身份。

托尔维斯

DzkRcOUUYAAC7us.jpg large.jpg
EP2中将时间倒流,因为米莱西安可以描绘出与他人不同的轨迹,受惠于雷米拉斯神的仆从Etain留下的痕迹,得以在无法挽回之前取得成功。

托尔维斯自己也不知道这是第一次,还是已经重复了多次尝试的轮回。之后帮助追踪普莱加赫,将普莱加赫送到了进入托尔莫尔的时刻。

对守护者礼服、守护之誓铠甲、锁孔袍做出彩蛋对话。


守护者礼服

……米莱西安,那身打扮……

你是特意穿来给我看的吗?
哈哈,让你麻烦了。

感觉像在看着镜子。
就一小会的话...... 看着你也不错。


誓约铠甲

.....

是蕴含着誓约力量的衣服啊。
随着想要的愿望,或者欲望的大小,
也会被套上各种制约和束缚。
不要以轻松的心态把它穿在身上。

当然,尽管有这样的危险...
每个人都有以诚恳为理由渴求它的人。

......难道就那么迫切吗?那家伙


锁孔长袍

这身打扮让我想起上次见到的人。
他们...是无法拒绝上位神旨意的存在。
或者反过来说,(上位神)让他们不能贸然行动。
也许是有人事先下过手。

他们都知道什么,从哪里开始,到哪里为止呢。
万一他们又......

...啊,不是。
这不该是我说的话。



亚特

919102948.jpg

EP2中时间倒流改变了过去,因此与EP1不同,和艾薇琳、卢埃林、梅林、菲尔安、埃泰恩一起进入托尔莫尔

但由于Boss战中哈米拉斯将米莱西安以外的人隔开,所以没帮什么忙。

后话里提到了新任团长的苦衷,除了在圣所祈祷的时间之外,为了检查艾薇琳带来的各种文件而忙得不可开交,亲自向上级汇报文件,到处视察,中途还被卢埃林折腾。

卢埃林说平时因为亚特的私事东奔西走早有怨恨,所以现在心情愉快。

对守护者衣服有彩蛋对话

"什么,米莱西安!
那...那衣服...

所以,就是那件衣服...
.......?

....?
啊,怎么回事?!
好奇怪,不可能的...

他说在时间到来之前不能见你...?

(亚特神色慌张。
就连一直努力维持着的凄凉的表情也被击垮,不知所措。)



艾薇琳

EP2中时间倒流改变了过去,因此与EP1不同,和亚特、卢埃林、梅林、菲尔安、埃

泰恩一起进入托尔莫尔。但由于哈米拉斯隔离了米莱西安之外的其他人,所以没有参与战斗。

后话里抱怨了一下骑士团的工作,一副老妈子样操心亚特,虽然亚特职位比艾薇琳高,但还是要听从她的决定。

对守护者礼服有彩蛋对话

...

.....
........

(表情荒唐地反复看着我的脸和衣服。
虽然嘴一动一动想说什么,但神色却找不到什么好说的。)

那个...米莱西安 你?
....那衣服是什么?

请稍等。难道是那个人,不是吧。
不,不管怎么样!
是单独见面的吗?

亚特也... 从圣所消失的那天以后
听说只听到声音,没有亲眼看到过。
到底在哪里,怎么样?

嗯,这并不重要。
如果见面的话,能让他至少来我这一趟吗?

新团长适应得有多...
呼呜。你知道到底走了多少弯路吗?
就那样突然......

如果突然消失的话...

.........

不好意思,米莱西安。
我还是先冷静一下比较好。


潘妮

纯工具人

对守护者礼服有彩蛋对话

嗯...那……那个……,米莱西安。
现在,穿着的那个...

.....嗯...
呃呃.......
我已经习惯了...
到底是从哪里怎么弄到的?

那个...难道...
米莱西安,直接...
.......?!

(潘妮似乎在内心挣扎了一段时间,突然想起了什么。)

......!
...!!!

哎呦,我到底在想什么?
什么也没有。
不知怎么,穿着让人想起往日事情的装束...


卡兹文
纯工具人

对守护者礼服有彩蛋对话

......

说起来,从刚才就很在意了。
那件衣服...

..哈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喜欢,不满地看了我好一会儿,随后避开视线。)



卢埃林
纯工具人,EP1枪杀凯赫林
EP2因为时间逆转变成0人头

对守护者礼服有彩蛋对话

.......
.........

(卢埃林难得表情严肃地沉默了许久。
在长时间的沉默之后,接着是只有我能听到的小声音,

.....米莱西安?
穿着那种衣服来找我是有什么原因吗...

这衣服让我想起了那段印象深刻的日子。
不过,从那天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团长任命仪式结束后,亚特……
不,团长独自待在圣所
虽然他说听到过几次声音。

是啊,我也是如此,组长级别的骑士们也是如此,
除了团长以外,谁都没有这样的经历。

......

好像也问得太晚了,
再加上你还是米莱西安,好像就更没有必要了。

我知道能让伤疤愈合的药膏。
如果...你需要的话请告诉我。
一人的份量我还是无论何时都能拿得出的。


(发现骑士团彩蛋人均怨妇……
核心思想就是“仙女托你就这么撂蹶子跑路了?”

尤其是艾薇琳……g19的时候,艾薇琳托尔维斯亚特站一起就有种爸爸妈妈带孩子的感觉
艾薇琳的彩蛋反应,就莫名像男妈妈撒手跑了,只剩女妈妈独自拉扯孩子)



梅林

91910148.jpg

在时间倒流的第2部中,从一开始就和所有人一起战斗,而且宝藏猎人也没有死,因此誓约没有被打破

对守护者礼服有彩蛋对话

呀哦~米莱西安!
真的好久没见....

哇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
啊嗯……?

那个...嘿,你那件衣服是在哪儿……
怎么,怎么得到的?

不,那个...
跟我熟悉的人有点很像... 一样吗?
啊啊,哈哈哈。

(梅林似乎觉得不可思议,流着汗挑选着要说的话。
向我投来几次复杂的视线后反复收回。)


宝藏猎人
成为海米拉斯降临的祭品而死亡,但由于托尔维斯逆转时间,死亡被无效了,取而代之的是戴尔布拉成为海米拉斯降临的祭品而死亡。


艾尔伦
在EP2中时间倒流,从一开始就和大家一起战斗,因此得以幸存下来。


戴尔布拉

在第二部中,虽然因时间倒流发生了同样的情况,但由于普莱加赫的力量,无法约束所有制约都消失的米莱西安,感到惊慌失措。
但无论如何都要继续夜晚,因此以自己当作祭品,使哈米拉斯降临。
由于游戏是PG12而表现成直接晕倒,但实际上因为必须把血献给祭品,所以是失血过多而死。



马尔艾德

EP1

清楚知道凯赫林就是过去救过自己的“马尔艾德”,但在那情况混乱的刹那,出现在王城的凯赫林没有记住她,又受到了打击。

马尔艾德本想结束自己的孽缘,但在托里峡谷遇到凯赫林攻击了自己的同伴,无法忍受的马尔艾德拿起短剑向他突击。

但是不习惯用剑的马尔艾德没能攻击到凯赫林,在他面前倒下。
边流泪边说:不想以这种方式面对对方

一度踌躇满志的凯赫林,终于拿起武器准备攻击她的刹那,死在卢埃林的枪下
马尔艾德呜咽地说:不是说好要回来的吗


EP2
因为时间被倒转,马尔艾德以不同方式对待凯赫林

当凯赫林即将被潘妮打倒时,马尔艾德保护了凯赫林,最终与倒下的凯赫林一同被捕。

之后似乎与爱蕾雯达成交易,说要经常待在爱蕾雯身边,但同时也要监视凯赫林。

凯赫林被外界记录为死亡,成为佩斯皮亚德的监视者。

只要凯赫林还活着,马尔艾德就必须成为爱蕾雯的手足;而马尔艾德在爱蕾雯身边,凯赫林也没有逃跑的余地,两个人欣然接受。

最后米莱西安问她原名,回答说:“已经是过去的名字,我会以崭新的面貌,作为马尔艾德生活。”


对誓约装备有彩蛋对话

米莱西安,那件衣服... 嗯...

......

......
.........

什么也没有。
不好意思,那个...

脑袋有点... 只是感到混乱而已。
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凯赫林

因为贝因克被排除在外,开始辅佐戴尔布拉
在塔拉王城现身大干了一场,制造并操纵多处裂缝, 使米莱西安陷于陷阱。
在托里峡谷处理完剩下的人后,再次面对马尔艾德和骑士团。

打倒艾薇琳后,马尔艾德举起短剑进攻,却被轻松制服。看到流着泪大喊的马尔艾德,顿时有些犹豫,在即将进攻的瞬间,被卢埃林枪杀。


EP2随着时间逆转,死亡被无效化

被束缚住即将遭受潘妮攻击时,被马尔艾德包庇

米莱西安成功说服哈米拉斯,凯赫林的誓约被解开,记忆也恢复。

但这并不代表他的恶行能被世间所容忍,所以马尔艾德跟爱蕾雯做了交易,对外宣称“黑月教团的凯赫卢死亡,他烧掉的痕迹已经消散”

取而代之是因为有操控塔赫杜因雾的能力,必须一直监视佩斯皮亚德。

本人也欣然接受:“如果因为罪恶感而放弃,就不会出现在佩斯皮亚德了。”

如果用关键字问塔赫杜因npc,会说每年萨温(周六)马尔艾德过来探监的时候,凯赫林出现。对马尔艾德以外的人还是挑剔。

死罪能免活罪难逃,赎罪结局。


凯赫林这名字是贝因克取的,神话来源于巴罗尔的老婆。

日后说非常讨厌胡作非为的贝因克,但在他死后心境发生变化。

棒子从G22开始一边有意无意卖腐又刻意讨好乙女,两边恰钱的操作可真是既油腻又恶心,对游戏背景、角色、女玩家都没有丝毫尊重。



马南南
91911124.jpg

意料之内的cue妖精女王,给C8科纳赫特做铺垫

跟随妖精女王踪迹,走在女王离开后缓慢崩溃的玛格梅尔周围。
感叹人类愚蠢的同时遇到帕迪安鲁鲁。
帕迪安鲁鲁曾经是妖精女王的精灵,在女王离开后失去了力量和记忆。
马南南带帕迪安鲁鲁上船的原因之一就是恢复它们原本的面貌。

作为妖精之王,看到崩塌的玛格梅尔,垂死的居民和失去力量的帕迪安鲁鲁,他为这个世界上本应消失的事情感到遗憾,并为自己将独自一人而独白。说这里还有很多有价值的东西要保留。


埃泰恩/恩雅

8614231.jpg 8614430.jpg

EP2中托尔维斯逆转时间,与米莱西安在意外的场合见面
G16麦克白时期Etain与亲人们一起住在王城,变成怪物的士兵杀害了Etain所有的亲人,而Etain本人则在雷米拉斯引导下守卫普莱加赫。

这时米莱西安出现在了Etain的面前,并将普莱加赫交给了米莱西安。

Etain也是在这个时候被雷米拉斯选中

EP1中曾对玩家说“好像在哪儿闻过的香味”

其实数年前就曾见到过米莱西安,但因为当时还是盲人,所以看不到米莱西安的样子。

事情解决后又作为法皇回归工作,但没过多久就出现了神庭的传言,离家出走到了神庭外面,对话后会送玩家一个大圣火。

在托尔莫尔最后的裂痕中听到米莱西安跳进去的事情,火速赶往现场。

G25之后得到神庭允许可以开始对外活动。




海人马

8614529.jpg

拆包中看到很多个技能,以至于一度以为会是新本boss

然而仅在EP2作为纯主线Boss登场,外形与海人马已经毫无关系,看着就是个大白鲸

根据哈米拉斯说法,海人马是在无数次轮回的因果中出生,太古就已经存在的神兽,

据说原本迪尔纳诺的生命都注定受到这些太古存在者袭击,甚至没有任何个体能战胜它。

但实际与这种威胁性的介绍不同,实际战斗中海人马因为害怕米莱西安的力量,所以一直想要逃跑。

难道太过分了吗?哈米拉斯为[公然叛逃]而露骨地感叹



哈米拉斯
9edf3128f0845df3925f91d8faa64dcb0c6f8d5765a7f3a4dc8258e1d48978def76e515dc925fa4e.png
隐藏着超然眼神的存在,一对白黑的翅膀缓缓地飘动,划破了黎明中弥漫着香气的静寂,环绕在周围。松散的暗绿色长发和染上金色的视线中,同时涌上熟悉与陌生感。

BGM备注:无偿梦想的巨树树干

阿托恩创造的三周身被赋予了按照自身角色引导爱琳生命的使命

海米拉斯通过给人类带来考验,引领了在这一过程中成长并克服考验的人。

原本只是偶尔战争或瘟疫的程度,但在哈米拉斯意识到米莱西安的存在后,改变了原来的计划,扩大了规模,这也就是主线中不断提到的“夜晚”。

并且准备作为敌人亲自降临爱琳,试图制造吞噬一切的混乱。

虽然哈米拉斯象征自由,但自由中也包含了混乱,所以他想要履行自己的使命。

菲尔安事先知道了这一点,试图通过封存记忆,远离教团的方法来拖延计划,但这也在哈米拉斯的掌控之中。

有人说这一计划得到了阿托恩的默认,因为爱琳一切都是顺应阿托恩的旨意进行的。

哈米拉斯的失控和米莱西安的陷落本来也可能是阿托恩旨意的一部分,但哈米拉斯并没有失控,只是对米莱西安进行了试炼,并且米莱西安所经历的逆转时间也是哈米拉斯所期待的事情。


EP2中

经过托尔维斯的时间轮回后,在没有失控的情况下与哈米拉斯相遇,哈米拉斯就会召唤海人马这一巨大鲸鱼怪物。

如果镇压了海人马,海人马就会被恐惧笼罩,并试图逃走。
哈米拉斯对此感到寒心,并让海人马回到原来的地方。

接着,哈米拉斯会告诉玩家,自己是给予所有迫切者机会,掌管自由和混乱,追求完美均衡的神。

玩家在主线任务过程中死亡的话,可以使用娜儿的灵魂石等方式复活,也会有重新进行任务的情况。

这时,米莱西安任务失败的当下世界的时间将会静止,并被舍弃。
然后,创造"没有失败过的新世界",历史将再次延续。

以及现在的爱琳、迪尔纳诺已经是经历了无数次循环的世界。
迪尔纳诺是以人类和弗魔族斗争、成长为前提而制造的世界。


在这样的世界里,哈米拉斯听取祈求的心愿,并试图通过誓约(geas)&代价的方式,来保持世界的平衡。

尽管如此,却还是出现了反动的愿望,这种反动立即逆流,进而摧毁了世界。

就这样,随着世界持续灭亡了无数次,不知从何时起,人们将其称为芬迪亚斯的命运。

哈米拉斯所希望的是,如果反复经历如此多的"轮回",想知道是否总有一天,世界能克服这样的反动。


(不好意思,在座每一个任务失败的玩家都有罪,因为你失败所以一个世界被抛弃了。)


哈米拉斯召唤的海人马是愿望和贪欲碰撞后产生的神兽之一,虽然他们沉睡在世界的阴影下,但很快就苏醒过来,并消灭爱琳。

据说,至今为止,在反复无常的轮回枷锁中,从未有过一只神兽被打倒。

这个时候,出现了改变这种反复的世界的契机,虽然阿托恩并没有创造,但随着异乡人的出现,会让世界的流动出现变化,

因此,米莱西安被称为黑月教团第七个夜晚,为了考验世界能否超越反动。

主神之剑甚至不惜倒卷时间也想要守护星星

许多人对他们的帮助表示怀疑,通过与同伴沟通,即使英雄不能独自跨越,但只要大家一起就也许能跨越了。

哈米拉斯意识到了一边帮助处于危险的人,一边欺瞒了人类自身可能性的就是自己。

醒悟后撕毁了所有签订的誓约,并说除非人类再次失败,否则不会再干预了。

最后让因为自己使用肉体而消失的绿毛女米线肉体,转生成为了爱琳的原住民


根据哈米拉斯跟巴罗尔的说法,不光是主线开始前的世界,主线流程中的世界也是轮回的,把无数主线中失败的米莱西安抛到脑后,走到最后的就是玩家米莱西安。

即使可以欺骗别人也逃不过我的眼睛,说什么扰乱世界走向的人就是玩家
面对强敌无法守护的人blablabla常常重复失败的过程,最终走到我身边
别想骗过我的眼睛,我注视着迈入这个世界的米莱西安的所有行动


意思就是玩家每一次任务失败,哈米拉斯都看在眼里。

朴雄皙重新定义了洛奇



绿毛女米线

绿毛女米线是从失败的世界中分离出来,也就是主线任务中因为死亡等原因失败后,被放弃世界中的记录。

如果重新开始任务的话,以前的世界成为"失败的世界",时间也将停留在那个位置上。

绿毛女米线就是意外从失败的世界中蹦回来,被捡到彷徨的事物。

因为哈米拉斯解开封印,本来就是世界终结的存在,再加上过度使用力量,肉体最终消亡,但拜托哈米拉斯不再作为米莱西安,而是以爱琳原住民的形式转生。



巴罗尔贝因克




对誓约装备、锁孔长袍、守护者礼服、海神衣服做出彩蛋对话


誓约装备

....还是在穿着那个吗,你呢?

这个教团中,有和那位大人签订特别誓约的人。
为了将无法奢望的东西握在手中,或者...
为了摆脱无法容忍的情况。

也许时间能解决一切。
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不得不为那份权能付出代价。

大概是因为那笔交易比预期的要早
很多人得到了无法轻易拥有的巨大力量...

对我而言,稍微有点不同。

如果是你.... 恐怕可以窥见其中的原因。

如果我没有预想错的话。


锁孔长袍

哈哈哈...

你是怎么想的?
我那个愚蠢而又循规蹈矩的继承人

隐隐约约地意识到本质上的错误
最终由于太珍惜我的眷属
反而永远得不到他们的心。

没错,虽然缺点是没有融通性...
但比起我,远更适合被称为"弗魔族首领"的家伙。

但是也该到醒悟的时候了吧

那些虫子就是依附在别人身上的下等没用的家伙。
不管多少,只要为了自己的利益就能背道而驰的存在。

愚蠢的家伙......


守护者礼服

.....!

你...

守护着什么,支撑着什么。
无关你的意图,归根结底就是那的命运
好像...

.....

(冰冷的视线默默扫过我这边。)

.....

没错,如果这里是真正有资格被称为乐园的地方,
为了完美的平衡,应该有人扮演相反的角色。

倒向某一边的天秤,
就无法完成那个义务了。。。

万一发生那样的事
绝对神准备了收拾的方法吧。

就像刚才说的,这里才是真正的乐园...就是这样。


海神衣服

明明……不是说不是想看那种样子吗?

哎哟,真是的。
你是想无论如何都要引起我的注意吗?

非要... 我觉得就算不这样也足够了。
没有想到会觉得不够。

但是我不想对穿着那种衣服的你说长篇大论。

拥抱着无数生命的大海……
无论是天性,还是考虑到我现在的处境,
怎么都跟我合不来



EP2中

当看到在托尔维斯的帮助下,将普莱加赫拿在手里出现的米莱西安时,他笑着说:“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期待[坚持到最后]这句话”
确信着戴尔布拉已经失败,并轻轻地挠着头退场

所有事态结束后,哈米拉斯撕毁了所有誓约,切断了地面上的干涉。巴罗尔被鲁杀死时,一个与海米拉克所束缚的地方相连接的裂缝在托尔莫尔形成,引来了米莱西安。

寄宿着黑暗的漆黑翅膀狂乱地在身后张开,落下了长长的影子。从让人联想到黑红血液的深色长发中透出灼热的红光。无法读懂感情的眼睛给人一种安静燃烧的感觉。

BGM备注:停留在视线末端的光彩

作为最后的Boss,巴罗尔贝因克的所在地是很久以前第二次莫以图拉战争发生的地方,随着誓约结束,等待死期的时候米莱西安出现了,贝因克大喜过望,展开了最后的决战并败北。

他给米莱西安两个选择,如果杀死自己,诺伊塔尔阿拉特就会泛滥,如果无法容忍,就只能和自己同归于尽。

但是,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说谎,最后还是按照既定命运死亡。

根据选择他的死法也会有所不同。 拿起他的剑直接戳死他,或者没有插剑就看着,自己就消灭了。但两个结尾对贝因克来说都是令人满意的结局。

你……
……实在是太耀眼了。


此后,他的角经由Etain之手,再次移交给米莱西安

洛奇的主线是轮回的,贝因克记得一切

直到现在,都没有米莱西安能越过哈米拉斯的夜晚,一直反复轮回着,

有被古代智慧守护者打败的人,有在与马赫战斗的过程中死亡的人,也有没能改变守护者心意的人。

极少数超越这些的人,也都是无法觉醒力量(特性)、被英雄的重量压垮而挣扎的人。

即使是第一个夜晚,也没有人可以跨越。

每次,贝因克都会回到这个被束缚的场所并一直等待下去,就在这样的轮回中与玩家米莱西安相遇,因为是具有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强悍和英雄性的存在,所以贝因克非常期待这次他可能才是要杀死自己的存在。


阿朴的洗脑术“别的玩家弃坑了,你坚持到现在,你比他们强”,我寻思别的玩家为什么弃坑他心里没点数吗?

因此,在第1部确定失败后感到非常失望,相反第2部带来了普莱加赫时,他感到非常高兴。

G25还给巴罗尔盖章了确实是神的身份,但他拒绝了神的位置,在进行最后战斗时,他的服装与大部分神族一样,在露肩上画着神族的特有图案。

根据托尔维斯的说法,贝因克的真实身份不是单纯的"神族",而是与托尔维斯形成对称的存在。
因此在米莱西安Boss战后告诉托尔维斯之前,就知道贝因克已经死了。并暗示在他死后,今后还会出现其他的刀枪之徒。

本质就是签了霸王合同,没想到是007打黑工,永远被困在莫以图拉旷野

有一说一巴罗尔的剧情就过于生草
搞的那么夸张,还以为他多大阵仗……没想到是被资本家剥削得想死
彻底活腻了,想死还得找玩家杀他
资本主义把人变成鬼


整个G25EP2,为了搞大新闻莫名其妙强加的轮回系设定,就是坨屎
比四代猫还OOC的自嗨同人,丝毫没有任何尊重


2#

需要一个灭霸
发表于 2020-8-24 20:31举报 引用

3#

别叫海马人了,看着是个鲲变扭,用音译:纳克拉维 吧
发表于 2020-8-25 09:03举报 引用

4#

工具人米莱西安:说吧,砍谁
发表于 2020-8-25 10:20举报 引用

5#

角落的龙 /显示全部评论

三叶草

 

整这一出设定,启示录大篇章之后的剧情都不抱期待了
角落的龙 : 呈不了上启不了下 / 2020-8-26 10:19
发表于 2020-8-26 10:18举报 引用

6#

别这样吧,轮回设定让玩家负罪感好重啊
发表于 2020-8-26 10:38举报 引用

7#

直接从浸入体验,转变为简单粗暴的”那个是BOSS,干掉就结了。“
发表于 2020-8-26 10:41举报 引用

8#

g25:从零开始的爱琳生活
发表于 2020-8-30 06:18举报 引用

Tir na nOg

Mabinogi洛奇玩家基地

联系我们 : mabinogionline@qq.com

帮助中心

举报通道

BUG反馈与建议

私有徽章信息登记

捐助迪尔纳诺

交流群:241182316

Powered by Discuz! , Tir na nOg